新聞

2017年12月7日,《明報》觀點版刊登香港資訊公開報告項目經理周穗斌的評論文章「截取通訊法例落後 須加強規管電子蒐證」,指出現行《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仍停留在書信與電話的年代,應修訂以規範執法部門獲取電子通訊內容和個人資料的做法。...

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於香港電台《傳媒透視》發表文章,通過分析佔中期間警方拘捕網上發言者,探討執法部門與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之間關於用戶數據的不透明作法,建議政府公開向互聯網公司索取資料的流程,互聯網公司定期發佈資訊公開報告。...

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於香港獨立媒體發表專欄,分析警方使用寬泛的電腦罪行條例,拘捕支持佔中的網上論壇用戶。此文亦引用了香港倡導互聯網自由的民間團體「鍵盤戰線」、大律師及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顧問Andrew Raffel,以及香港大學媒體法項目總監Doreen Weisenhaus教授的觀點。...

香港獨立媒體對《香港資訊公開報告2014》進行報導,指出執法部門在未拿到法庭命令的情況下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索取網上用戶資料,對用戶私隱造成威脅,以及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提出的政策建議。...

香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屢受壓制,剛剛過去的「國際知情權日」再次喚醒了港人對知情權的思考。此時如果將「被遺忘權」引入香港,必將會危及港人知情權、資訊自由、新聞自由等眾多香港核心價值。 為了捍衛和倡導公民的知情權,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收集、整理了政府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發出的索取用戶資料及移除內容的要求,並於日前發佈2014年香港資訊公開報告。該報告旨在告知互聯網用戶政府所進行的網上監控和審查行為。而這些都是互聯網信息的自由流動度,以及公民自由表達權在何種程度上受到保護的重要指標。...

《基本法》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性文件,其中第二十七條和第三十條與保障資訊自由及私隱有關...

《商業登記條例》第310章第4條列明嚴格的保密守則,政府部門故經常引用相關條例,拒絕向公眾提供索取或移除網民資料的詳情。...

根據官方數據及本《報告》網站查詢所得資料,向以上圖表反映過往三年,政府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索取或移除網民資料的成功率。當中並沒有包括稅務局的數據,因為稅務局拒絕透露其發出的13次索取資料要求成功與否。《報告》會繼續追蹤有關部門,以為公眾提供更準確的資料。 以上圖表顯示,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傾向接納政府索取或移除資料的要求。這數據衍生連串問題,包括:為何公司在沒有法庭傳令下,仍向政府提供用戶個人資料?公司是按甚麼守則或規定去決定是否遵從政府的要求?公司又是否該向受影響的用戶以及公眾公佈有關詳情?以上問題均顯示現時各公司及機構並無統一準則去處理索取或移除網民資料的要求,沒有對公眾交待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