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隱

近年各地政府加強網絡監控,香港人在社交媒體上的表達自由會否因此被削弱?本港法例應如何更新,以便在互聯網時代保障用戶的私隱和言論自由?海外經驗對我們有何啟示?如何建立一套透明、開放的網絡治理機制呢?...

《香港資訊公開報告2018》中文版現已上線。今年的報告調查了韓國、台灣、澳洲、英國和美國的通訊監察法例、運作模式及其資訊公開機制,並與香港的情況作對比研究。...

2017年12月7日,《明報》觀點版刊登香港資訊公開報告項目經理周穗斌的評論文章「截取通訊法例落後 須加強規管電子蒐證」,指出現行《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仍停留在書信與電話的年代,應修訂以規範執法部門獲取電子通訊內容和個人資料的做法。...

2016年政府向資訊科技公司發出用户資料披露及移除网上内容的要求合共3795次,較2015年下降17%,自2014年以來連續第三年下降,但警方仍然不提供依據法庭命令發出要求的數字,亦無透露有多少要求獲得資訊科技公司實際執行。...

從2013年至2015年,香港政府各部門發出的資料索取及移除要求數目從6,008宗減至4,637宗。《報告》發現,谷歌、微軟、 Twitter、雅虎、蘋果、Facebook及Verizon合共七間公司收到的用戶資料索取要求數佔香港政府發出總數的44%,而對相關要求的拒絕率達到40%。...

美國眾議院4月27日(週三)以全票通《電子郵件私隱法案》(Email Privacy Act),規定政府必須先取得法庭手令方可向網絡服務商索取用戶的電子郵件或WhatsApp等電子通訊內容。有香港立法會議員及民間團體呼籲將包括電子郵件及即時通訊應用在內的所有電子通訊都納入《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規管。...

互聯網公司Facebook早前披露香港政府2015年上半年向其索取用戶資料次數激增82%,政府今日書面答复立法會議員質詢時無直接解釋,僅以「防止及偵查罪案」回應。2015年警方總共向互聯各公司索取用戶資料3997次,佔特區政府總數93%,蟬聯索取用戶網絡資料最多部門。...